“好色”也是女人的天性

“女人可不可以‘好色’?”听到这种问题时,我真的觉得很悲哀。

摘要:同性间有“色”,似乎倒只限于男性,比如对“男色”、“娈童”之好。至于女性之间的审美,好像没见到过将美视为“色”的说法。

它使我想起过去听到的另一类问题:女人可不可以不结婚,可不可以不要养小孩,可不可以夜晚外出,可不可以主动追求对象……

女人爱美,男人好色。,这是人们对两性审美取向的普遍看法。我们不知道对好色有多种涵义,应该怎样加以准确的解释。那篇在文学史上很有影响的《登徒子好色赋》,我们在我们今天看来已经不足以概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它只不过说明了丑男照样爱靓女,男人们在好色的性心理和性审美需求上是平等的,不会因为自己的色是不是和靓女对等而发生改变。

女人的人生选择一向因为性别而受到限制和歧视,一般人可以努力的许多人生道路,女人都不能走,还要靠着一些离经叛道的女人冲刺才开辟了更多空间。让我们来看看,在我们这个性别歧视的社会里,女人如果好色,会有什么下场?

同性间有色,似乎倒只限于男性,比如对男色、娈童之好。至于女性之间的审美,好像没见到过将美视为色的说法。

如果她对性事有高度兴趣,常常找寻色情材料,主动和朋友谈情说欲,欲火发动地看周围的男人女人,大家就会把她当成花痴,认为她有毛病而避之如蛇蝎。如果她对男伴既主动又热情,喜欢玩各种花样,在性活动中扮演各种角色,那么她往往遭到贞洁猜忌,男伴会怀疑她是不是经验很多,是不是有别的男人,是不是天性“淫荡”。

稍微认真一点,就会发现,虽然色与美实质上是一码事,。姿色和美丽只以两个词的形容对象在范围上有所限定才出现了区别。如果同样形容于女性,并无区别。如果再认真一点,又会发现色与美但它们在在人的性审审美心理取向上,却存在着既明显又微妙的不同。爱美是内向的,封闭的,自我的审美取向,,好色是外向的,进攻怨性的,主动的审美取向。女人爱美,是由于性别决定的天性,女为悦己者容,又决定女人的爱美天性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男人的性审美需求;似乎没有性的成份。而男人好色,却似乎只有性审美的意图。男人欣赏女人之美的目光,一不留神就被人看出了色迷迷。但是,也不尽然。女人爱美,由于是性别决定的天性,女为悦己者容,又决定女人的爱美天性天生是为了满足男人的性审美需求的。男人好色的色,不单纯指女人的美,而是对异性美的受用。因此,男人欣赏女人之美的目光,一不留神就被人看出了色迷迷。

可是,一个好色的女人是个情欲美食主义者,是个魄力十足的豪爽女人。她只是在找寻更好质量的情欲经验,更平等互动的情欲对手,更激情热烈的情欲模式。而且,和美食主义者一样,她绝不会在找到一家可口的餐厅或做出一道可口的好菜之后,就不再发展别的美味佳肴。相反,她总会继续开拓情欲美食的领域,向前人未走过的情欲模式挺进。而正是因为她这种大无畏的执着,这种女人也会被众人施以白眼,加以排斥,用各种谣言黑话来打压她。

那么,是不是只有男人才好色呢?

由此可见,好色的女人在我们的文化中一向就有,只是她们承受了各种鄙夷、排挤、压迫、放逐。换句话说,其他大部分女人看起来不好色,恐怕不是天性如此,而是看了太多好色女人被压迫的下场,因而自我压抑。

这个问题被科学家作出了否定的答案。

你或许还迟疑,觉得女人可以爱好读书,爱好写作,爱好事业,爱好独身,但爱好情欲——你觉得仍有点不妥?这是因为我们的文化是个蔑视情欲、蔑视性的文化。它总以负面、消极、丑化的方式来看待和性相关的一切事物,所以才觉得什么爱好都可以,就是不能正面积极地研究营造情欲。

英国剑桥巴布拉汉姆研究所的行为科学家基恩肯得里克作了一个长达10年的非常有趣的实实验。

上一篇12下一页

他以自己对羊的审美观选择了雌雄数量相等的50只俊男美女,拍成逼真的大照片挂在50个羊圈的门口,然后让接受实实验的绵羊自己选择去进哪个圈门。结果发现,绵羊们没有乱进门,它们只进挂有它喜欢的美男或美女照片的圈门分别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对象,明显表现出这种选择出于性审美的心理基础,而且把这种喜欢执着地坚持了两年之久,在两年中只进挂有它喜欢的美男或美女照片的圈门。而且,明显表现出这种选择出于性审美的心理基础,公羊选择它喜欢的母羊,母羊选择它喜欢的公羊,也有同性的选择,但很少。在两性的选择表现上,母羊和公羊的表现没有什么差异。

还有一项动物实验更有趣。

科学家以自己的审美眼光选了漂亮的和丑陋的公鸡和母鸡,。他发现,这些鸡不分公母丑俊,都会互相追逐被人认为也是漂亮的鸡。而那些丑母鸡受到漂亮公鸡的冷淡时,会自动伏下身子,微微展开翅膀,用一种不同寻常的咕咕低叫和痴呆的色迷迷目光表现出自己可怜的性渴望、性等待,

类似的实验使科学家们发现,人和动物存在着非常近的性审美的美感,。实验结果还表现,而且不论是绵羊还是鸡,在追逐和纠缠漂亮对象的发生概率上,雌雄两性的可比系数没有明显差别,也就是说,母羊和母鸡照样好色。

其实,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存在。

我有一个22岁的男性青年邻居。他的容貌、身材、肤色,都堪称是一个完美的美男子。他在一家服饰公司做物料保管。他抱怨说,那些女工们有屁大的事情也找他,而不去找别人,没完没了,使他觉得很累。他已经提出调换到成品仓库做保管的要求。

在古代的典籍中,也有不少美男子被女性在公共场合追逐的记载。据说,晋代美男子卫玠上街,不少女人围观追逐,还纷纷把花果扔仍向他,以至留下了看煞卫郎的典故。李白的诗里,也写当时的美才子崔宋之醉后骑马回城,引得女人追逐,争睹其玉山倾倒之的优美姿容,一时代成为佳话。只是有一点,包括陶渊明等诗人的诗作和《世说新语》等笔记、小品对女性追逐美色男性的点滴记录,到宋朝的理学被推崇时才变了味道并戛然而止,再也嗅不到两性相悦于欣赏的美感,而成为了一种邪狭。尤其是把女性对男性的好色,千篇一律地被描述为鄙劣不堪的性勾引和道德败坏。也是从那个封建两性伦理被强化的时期,《登徒子好色赋》所表达的好色,也改变了作者和同时期的人们把好色视为性审美心理本能的纯朴理解,而使好色的内涵从性质上成为了男性对女性带有性目的的一种肮脏的性淫动机。

有的学者通过研究还发现,也是在宋代以前,美人、佳人的称谓并不只限于女人,。在美丽的人这一意义上,也使用于男人,同性之间可以这样相称,男人对女人和女人对男人都可以这样相称,证明了当时在两性之间的审美观上体现的对等和平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